电子书 [美]威廉·亨德里克·房龙_宽容.pdf

电子书 [美]威廉·亨德里克·房龙_宽容.pdf

Author :

Language:

Category :

Subject :






  • [美]威廉·亨德里克·房龙_宽容.pdf



Comments


  • “人类在宁静的物质之谷幸福地生活着。”
    宽容的序言用这句话开头,描写了一个寂静的村庄,神圣的山峰朝东西南北绵亘延伸,知识的小溪在深壑中缓缓流淌,人们生活并不富足,但是还能支撑下去。他们被知识长老告知,敢于离开村庄的人,就是违背神的旨意,会受到律法的制裁。
    然后他们中有一个人,历经千辛万苦找到了村庄外面的世界,美丽富足,他向大家描述自己的所见所闻,“我的脚踏过陌生的土地,我的手碰过陌生的民族,我的眼见过了不起的奇迹,神的微笑在这儿那儿都是一样的,我已经看上更幸福生活的希望。”但是知识法老判他亵渎神灵,人们捡起石块砸死了他。
    不久,大旱降临,村庄面临毁灭危机。人们想起那个被他们砸死了的“他”,沿着“他”当时留下的标记找到了新的希望,然后人们醒悟:他救了我们,我们却杀了他。
    这一幕,以前是如此,现在是如此,房龙写这本书的时候,希望将来不必如此,他希望将来的人可以更加宽容,不再用杀戮代替律法,不再用无知压迫真理。
    此刻,俄罗斯的炮火在乌克兰的上空轰隆,西方各大国家开始看热闹,准备用乌克兰人民的鲜血做棋子,好好的制裁俄罗斯。乌克兰内部呢?乌克兰在美国的30年操纵里,将自己的国家变成颜色革命的试验田,财富都已经聚在大部分的寡头手里,炮火一响,他们就带着财产远离了给予他们无数财富的国家,留下普通民众在硝烟中凌乱。历史从来没有宽容,国家之间只有利益。
    《宽容》这本书的名字是宽容,但是讲的却是一个个“不宽容”的故事。知识的不宽容,宗教的不宽容,国家的不宽容,民众的不宽容…...
    公元527年,查士尼丁关闭神学院,是“无知的不宽容”;
    中世纪时期,教会成为王权的工具,其他所有教会都被认为是“邪教”,这些是最狂热的“宗教的不宽容”;
    文艺复兴时期,当人们认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,但有人胆敢提出“地球只是围绕着太阳转的不起眼的小星球“,他被烧死在十字架上;
    到了近代,出现了更多的不宽容,低劣的种族不宽容、社会不宽容,不信的话。去看看键盘侠的笔下,Papai酱就因为孩子随父姓就遭到网民们的轰炸,认为她打碎了“独立女性”的标签。
    ........
    即便在不宽容的世界里,一直存在着理性的宽容的呼声:
    柏拉图率先从对完美精神世界的热爱转向鼓吹宽容理念;
    狄德罗主张的生活的目的应该是“做好事,寻找真理”并终生践行;
    笛卡尔抛弃旧宗教设下的狭隘界线,以百万星辰为基石,建立起自己的思想体系;
    伏尔泰一生蔑视王权,用”一支笔”挽救受宗教迫害的普通民众,也尽情享受自己丰富多彩的人生;
    苏格拉底,宁死也不愿放弃自己对真理的追求,“一群狼不会容忍一只与众不同的狼,总是尽一切可能除掉这个不受欢迎的伙伴”。
    ……..
    在本书的最后,房龙揭露了人类不宽容的根源是恐惧。
    “只要这个世界还笼罩在恐惧中,只要不宽容还是自我保存法则必不可少的一部分,要求宽容就差不多跟犯罪无异。
    有一天宽容将成为常规,不宽容将像屠杀无辜战俘、焚烧寡妇、盲目崇拜印刷品那样成为神话。
    这一天的到来也许需要一万年,也许需要十万年。
    但它终将来临,就在人类取得第一次真正的胜利——战胜自己的恐惧——之后,历史定会记下这一天。”
    房龙认为这一天无论什么时候,或者或晚总会到来,看起来,他倒是人类的乐观主义。而在这一天到来之前,唯有怀疑,用怀疑一切的态度来打破某一单纯信念的绝对权威。
    但是在玛格丽特好像持有更悲观的态度,她在《使女的世界》里描写了一个更加极权的世界。这本书躺在我的下一本阅读清单里。



Looks like your connection to 书行 was lost, please wait while we try to reconnect.